点击关闭

项目超过-塞尔维亚人史蒂沃应聘到上海电力马耳他公司

  • 时间:

【斯坦李去世一周年】

王運丹說,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以“家文化”將不同背景的員工凝聚在一起。

“這是馬耳他進軍歐洲能源市場的首個風電項目。”馬耳他能源與水利管理部部長喬·米茲認為,這是一個重要里程碑。

馬薩施洛克是個美麗的漁村。德利馬拉電站矗立在馬薩施洛克海濱,帶給海濱的是滾滾黑煙,電廠附近種植的檸檬上都落有斑斑黑點。電站內的D3電廠有8台燃燒重油的機組。上海電力入股後,著手改造D3電廠。

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正積極在歐洲大陸開發風電、光伏等新能源項目。

11月6日,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卡爾梅洛·阿貝拉第一次見到王運丹,就像見了老朋友。

中企為什麼能創造一個個奇跡?11月8日,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國際質量創新論壇上,王運丹回答了記者提出的這個問題:“改革開放的經驗就是我們的優勢。”

在黑山共和國港口城市巴爾的莫祖拉山山脊上,23臺中國製造的2.0兆瓦低風速智能風機迎風飛轉,蔚為壯觀。這是總裝機容量46兆瓦的莫祖拉風電站。再過4天——11月18日,莫祖拉風電項目將完工。

現在不一樣了。馬耳他電價下降了25%,進入歐盟低電價梯隊,也很少停電了。這些改變是因為一家中國企業——國家電投上海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電力”)。王運丹是上海電力的董事長,正是在他的力推下,上海電力走進了馬耳他。

馬耳他電價下降了,工商業成本跟著下降,國家主權信用評級被上調至“A+”。

曾經,停電一直困擾著當地民眾。

這一次,馬耳他也“出海”了。莫祖拉風電站是由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與馬耳他政府攜手在第三方市場共建的新能源建設項目。

阿貝拉與王運丹談了很久。阿貝拉說:“馬耳他始終受益於與中國合作的一系列項目。去年,馬中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協議為馬中雙邊關係進一步開展提供了框架。”

中國經驗更受認可了“我們將管理、技術也帶到了海外。”王運丹說,海內外公司的標準都是一樣的,就連員工飯卡都是一樣的。

阿貝拉是馬耳他外交與貿易促進部部長。馬耳他曾長期有件煩心事。這裡電價貴,在歐盟中排前三,並且經常停電。

那時,馬耳他供電主要依靠海底電纜,技術故障頻發。2014年,馬耳他用戶平均每年停電9.69小時。到了2018年,平均停電時間下降到0.47小時。

電廠不再冒黑煙了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上海電力將目光投向了馬耳他。2014年11月,上海電力(馬耳他)控股有限公司(簡稱“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在馬耳他註冊成立。緊接著,2014年12月,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分別以33.3%股權和90%股權入股馬耳他能源公司和D3發電有限公司。

印刷店老闆安托尼·扎密特向記者表示:“電費大概占印刷店總成本的5%。所以,電價下降25%對我們的影響非常直觀。”現在,馬耳他很多家庭開始裝空調了。

馬耳他也“出海”瞭如今,史蒂沃已定居馬耳他,結婚生子。他希望家鄉塞爾維亞的燃煤電廠也能轉型升級。或許,史蒂沃的願望很快就能實現。

2016年,塞爾維亞人史蒂沃應聘到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他進入公司時,D3電廠正在將重油機組改造成燃燒天然氣和輕油的雙燃料機組。

“一帶一路”是共贏之路。對於馬耳他項目,王運丹說得很實在:“別人開心,我們也開心。”截至目前,上海電力資產總額超過1000億元,海外資產總額超過90億元,控股裝機容量規模超過1500萬千瓦,清潔能源占比超過45%。

在技術上,大衛剛開始也不適應。D3電廠油改氣後,大衛皺了眉頭,他不懂天然氣發電技術。於是,公司定期安排外籍員工到中國電廠參觀學習。

馬耳他能源公司曾連年虧損。上海電力馬耳他公司參與公司日常經營後,第一年便實現了扭虧為盈。

很多家庭裝空調了電價下降,給馬耳他帶來了什麼?

維克多是一家餐館的老闆,他說:“馬耳他夏天非常炎熱,店里必須開空調,但過去經常停電,我沒辦法為顧客提供最好的服務。”

在D3電廠工作的大衛·格裡斯迪,非常珍視自己的一項榮譽——國家電投“十大傑出奮鬥者”。其實,剛開始,大衛覺得中國管理方式過於嚴格。但慢慢地,他喜歡上了中國企業的文化。有一次,公司管理層舉辦一個聚會,大衛被告知可以帶家人參加,這讓他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