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检察院调解-为申诉人乙房产公司挽回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 时间:

【华为mate30发布会】

本案進入執行階段後,乙房產公司財產被查封,致使公司運轉困難,此時該公司才得知相關訴訟情況。2017年8月18日,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某向秀洲區檢察院申訴,認為置業公司實際已償還部分款項,陸某與相某合謀隱瞞了這一事實,且公司印章被相某偽造,要求追究相某偽造公司印章和虛假訴訟刑事責任。

2019年6月25日,秀洲區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判決撤銷原民事調解書,駁回原審原告陸某的訴訟請求。相關刑事部分公安機關正在偵查中。

監督特點:為最大限度保障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建議法院自行審查案件,先行中止案件執行,及時撤銷調解書;涉嫌刑事犯罪及律師執業違法違紀等事實另行調查。

【監督結果】秀洲區法院經審查後,採納了檢察機關的檢察建議,認為原審中乙房產公司的訴訟代理人無權代理乙房產公司與他人達成調解協議,原審調解協議違反了自願合法原則,依法應予撤銷;並認為原審原告明知雙方系民間借貸關係,卻以商品房買賣合同關係提起訴訟,違背了民事訴訟應當遵循誠實信用的原則,依法不應支持。

2013年5月15日,相某將乙房產公司的股權以5000萬元的價格“股權抵債”全額轉讓給丁某和曾某某,並完成工商變更登記。

【案情】2013年1月,乙房產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相某在前債尚未清償的情況下,欲向陸某借款1000萬元。陸某為能如期實現債權,要求相某將其公司名下的商品房以簽訂預購協議的形式作為擔保。

【調查核實】嘉興市秀洲區檢察院受理該案後,迅速成立辦案組,依法詢問當事人,調取案卷,對接上海市嘉定區工商局、上海市嘉定區法院、上海市浦東區法院、上海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調取相關工商登記資料、鑒定文書、判決書等證據。查明相某持偽造公章冒用乙房產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義,與陸某簽訂《協議書》,併在訴訟中委托沈某代為訴訟的情況,以及在送達程序上違反規定,致使乙房產公司未能應訴,違背了調解應當自願合法及不能非法剝奪當事人訴權的基本原則。

為了最大限度保障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秀洲區檢察院根據現有證據,於2017年12月15日發出檢察建議,認為法院在審理程序上違背了調解應當自願合法及不能非法剝奪當事人訴權的基本原則,依據民事訴訟法第14條、第93條之規定,建議秀洲區法院自行審查本案,先行中止本案執行,撤銷本案調解書;涉嫌刑事犯罪及律師執業違法違紀等事實另行調查,從而儘快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

2015年11月29日,陸某與置業公司等簽訂《協議書》,約定雙方同意解除上述8份《商品房預售合同》,並經結算置業公司結欠購房款1120元及利息840萬元,投資公司、乙房產公司、丁房產公司(吳某控制)、相某承擔擔保責任,保證期為兩年。其中,置業公司、投資公司由相某加蓋公章,乙房產公司的公章亦由相某持偽造的公章加蓋。其後,置業公司未能還款。2016年11月23日,陸某向嘉興市秀洲區法院起訴,要求上述被告承擔責任。法院立案後,未按規定向乙房產公司送達相應的訴訟材料,導致該公司未能應訴。得知該情況後,陸某串通相某偽造了空白授權委托書,並指定某律師代理乙房產公司進行訴訟。2016年12月2日,原告、被告在法院達成調解協議,約定由各被告向原告返還購房款及利息2000餘萬元。由於相某本人及其控制的所有公司早已資不抵債,故實際還款將由乙房產公司承擔。

近日,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檢察院通過審判程序監督檢察建議,成功監督糾正了陸某與上海某置業有限公司(下稱置業公司)、上海某房地產有限公司(下稱乙房產公司)、上海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投資公司)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一案,為申訴人乙房產公司輓回經濟損失2000餘萬元。

在面對申訴人公司財產已被查封、運轉困難的情況下,為避免對申訴人造成無法輓回的損失,檢察院選擇司法成本較低、處理效率較高、監督方式較靈活的檢察建議,切實護航民營企業發展。

(作者單位: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人民檢察院)

同時,辦案組經調查發現,除乙房產公司以外,其餘被告均已資不抵債,無財產可供執行。現乙房產公司的財產已被查封,即將公告拍賣,公司運轉困難。如將本案移送公安機關全案查實虛假訴訟情況後再行處理,會曠日持久,乙房產公司將受到極大訟累,並產生更大的運營風險,對保護民營企業極為不利。

2013年1月11日,陸某與相某控制的置業公司簽訂《商品房預售合同》8份,約定該置業公司將位於上海市嘉定區某處8套房屋出售給陸某,預付款1000萬元。同日,陸某與相某控股並擔任法定代表人的置業公司、投資公司、乙房產公司、相某本人及吳某控股並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丁房產公司簽訂《關於商品房預售合同的補充協議書》,約定置業公司可於2013年7月19日前回購上述房屋,回購款總額為1120萬元,上述其他公司與相某對合同承擔連帶責任保證。之後,陸某支付了款項10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