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湿地公园-齐齐哈尔的泰来人最骄傲的就是家乡的湿地公园

  • 时间:

【范冰冰被曝产子】

泰來人沒有氣餒,他們決心定要還白琵鷺一個家。濕地周圍建起了圍欄,防止秋季農民收割蘆葦驚擾鳥類;怕汽車聲音過噪,公園周邊環道設立了限高門,限制大型車輛經過;針對公園內容易出現鳥類受傷的情況,成立鳥類專業救助站;協調森林公安部門,防止不法分子捕捉鳥類。“我們縣的標誌就是水鳥翱翔魚兒騰躍,我們不能讓泰湖上沒有鳥。”濕地公園管理站工作人員如此解釋。

白琵鷺離家已久。泰來人決心“救活”家鄉這一潭死水。在國家環保部門的支持下,嫩江水源源不斷地註入泰湖,給了這片水新的生機。

白琵鷺是濕地公園的吉祥物。它長長扁扁的嘴像是鴨子一樣可愛,又有仙鶴般潔白的羽毛,人情味與仙氣並存,站在水面上獃萌地看著棧道上的人們,像極這美麗仙境的接待員。

這裡不僅有青翠似碧的蘆葦蒿子、湛藍透徹的湖水,更有聲聲鳥鳴與飛鴻掠影。最常見的是野鴨子,綠色的頭,黑色的身子,黃黃的扁嘴,憨態可掬。丹頂鶴是水鳥里高貴的公主,它們黝黑的腿常一隻獨站在蘆葦上,白色的翅膀蜷在背後,慵懶地享受悠閑夏日的時光。

可若是你問外出打工多年的泰來人,他們並不知有什麼濕地公園,只知道臭氣熏天的“東鹼泡子”。

泰湖濕地很美,這美不僅在於冬季的銀裝素裹與夏季的鳥掠清波,更在於泰來人生態意識的改變。今天的泰來人知道:只有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他們才能享受到魅力大自然的恩澤。

齊齊哈爾的泰來人最驕傲的就是家鄉的濕地公園。

泰湖建立了濕地國家公園,保護措施一項項設立,不再有任何污水排入濕地。泰來人仿佛看到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時代正在走來。

但現實對犯過錯誤的人總是格外嚴苛。濕地公園建立之初,湖水仍是臭的,而偷鳥蛋和撈魚的事情時有發生。可若是市場上有泰湖魚出售,人們斷斷不敢吃,畢竟這可是那片“臭水”中長大的魚兒。湖上瀰漫的臭氣令人作嘔,游船成了空擺設,游客只乘一遍便會受到身體心靈的雙重傷害。

從上世紀50年代起,泰來縣開始大規模開墾濕地,造成濕地面積急劇減少。隨著造紙廠和啤酒廠的建立,大量廢鹼水更是被直接排入湖水,臭味隨風可蔓延大半城區,湖邊的住戶一年四季不敢打開窗戶,白琵鷺盤旋在湖上無處落腳。

在濕地公園建立後第十四五個年頭,白琵鷺終於回家了。通過人工保護措施和濕地自我調節,這裡的水不再臭了,湖裡也有了魚,濕地公園重煥生機。白琵鷺又飛在澄澈的湖水上。每到春夏之季,泰來人總愛到濕地去看鳥,這鳥總也看不夠,所以他們打定主意要讓鳥兒明年願意再來。

惡化的環境和消失的水鳥刺痛了泰來人的心,兩家工廠先後關停,濕地周圍設立了保護區域。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泰湖已經變成了重污臭水,水體渾濁,水中寸草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