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一个发现-丁大斌想着这瓷瓶毕竟是从遗址现场取出来的

  • 时间:

【沙特油田被炸】

案發後追悔莫及專家介紹,從丁大斌車上收繳的這隻瓷瓶屬於宋代韓瓶,是一件比較完整的文物。這種韓瓶是一種流行於南宋和元朝時期的瓷瓶,是當時軍隊士兵取水的工具,其功能相當於現在的軍用水壺,此類器具的發現對研究當時的文化、軍民的生活習性有很大幫助,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由於時值午飯時間,發掘工地上的工作人員都陸續去吃午飯了。丁大斌見狀,繞了幾個小道,直接進入了遺址1號大棚內,沒走幾步便看到有兩口已經發掘出來的古代棺材正放置在棚底地上,他快步走近,探頭想去細看,並伸出手打算摸一下棺木材質。恰好一名工作人員路過,及時喝止了他的行為。

經鑒定,該宋代韓瓶屬於一般文物,價值人民幣800元。但由於這個剛發掘出來的瓷瓶還沒來得及進行出土位置定位、拍照等考古發掘程序,因此丁大斌的行為已經對發掘現場原貌造成了不可輓回的破壞。且根據我國刑法和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盜竊一般文物的,應當認定為“數額較大”。

隨後,工作人員向丁大斌耐心說明,目前遺址還處於發掘階段,因此是半封閉的,來人參觀可以,但只能在遺址上方四周的小路上看,不能進入工作現場,更不能去觸碰現場的任何東西,因為所有東西都屬於保護文物。

國家文物豈能據為己有陳迪 譚蕾參觀古跡,突起賊心,順手將文物據為己有,可惜到手的贓物還未看清楚到底長啥樣,就被人贓並獲。近日,江蘇省張家港市檢察院以被告人丁大斌涉嫌盜竊罪向法院依法提起公訴。

丁大斌連連點頭表示明白,也信誓旦旦地答應了工作人員所叮囑的話,並順從地離開1號大棚,去規定允許的地點參觀。

拿走瓷瓶放車裡在裸露的河床上仔細逛了一圈,丁大斌在河床中心位置發現了一個完整的瓷瓶正斜躺著陷在河泥中,周邊是破碎的瓦罐以及一個頭骨。由於當時放眼所及的河床上,只有這一個瓷瓶是完整的,丁大斌好奇心愈盛,上前扒開河泥,將瓷瓶取出,拿在手裡仔細端詳起來。當時的瓷瓶內外都是淤泥,幾番擦拭都未能看清楚上面的圖案,丁大斌突然萌生了將這個瓷瓶占為己有、回去慢慢研究的念頭。於是,他環顧了一下四周,趁著無人,拿起瓷瓶便跑,後直接將瓷瓶放到了自己停放在遺址外面停車場的汽車裡。

鑒真東渡遺址發掘現場,一個完整的宋代韓瓶躺在河床中,男子見四下無人,便心生貪念——

“當時我只覺得這瓷瓶是一個年代久遠的藝術品,一時鬼迷心竅偷了它,我真的沒料到會這麼嚴重。”追悔莫及的丁大斌雙手捂著臉,不停地低聲抽泣。

警察迅速趕至案發現場,根據報警人的指認,民警在現場抓獲一名可疑男子,併在他停放在遺址附近的轎車內查獲了一個瓷瓶。

沒多久,就有工作人員發現河道中心那個唯一完整的瓷瓶不見了。看著這個求知欲旺盛、不停追問遺址相關信息的參觀人員,工作人員開始起疑,並質問是不是他拿走了那個瓷瓶,“那可是文物,將來都是要放到博物館去的,拿走是犯法的!”心虛的丁大斌,禁不住幾下盤問便開始支支吾吾,工作人員隨即報了警。

隨後,丁大斌再次信步參觀起了遺址發掘現場,當他沿著小路走近遺址2號大棚一條正在抽水的古河道時,遠遠看到河道上面有一座古式方橋,露出的河床上還有一些殘破的瓷片。雖然沿路都樹立了一些寫有“考古現場井深勿入”的警示牌,但那些散髮著濃濃古韻味的瓷片讓丁大斌欲罷不能,順著河道旁挖出來的樓梯就走了下去。

檢察官提醒,我國境內地下、內水和領海中遺存的一切文物,都屬於國家所有,任何破壞、盜竊文物的行為都屬違法。時光不可逆,文物不可再生,每一處古跡遺址的考古發掘,都滲透著國家、政府和每一個考古工作者的努力和汗水。希望廣大民眾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切莫以身試法。

考慮到丁大斌歸案後自願認罪認罰,且相關損失已經輓回,法院最終以盜竊罪判處其罰金人民幣1500元。

丁大斌想著這瓷瓶畢竟是從遺址現場取出來的,那肯定具有一定的年份特征和歷史價值,而最瞭解這些的,不外乎就是發掘現場的考古專家們。略微糾結了一下之後,他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意猶未盡地回到遺址現場,與吃過午飯回來的工作人員們閑聊套話,想要多瞭解一點黃泗浦遺址的歷史以及所偷瓷瓶的相關情況。

工作人員見他態度誠懇並很配合,也便放心離開。

信步參觀發掘現場剛到遺址現場入口,一塊由張家港市人民政府立的石碑就讓丁大斌興奮不已,那上面赫然寫著“黃泗浦遺址”五個金色大字,還標明瞭這個地方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去遺址一探究竟入選“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張家港黃泗浦遺址,是鑒真和尚第六次東渡的起航處。今年元旦前夕的一天中午,張家港市公安局突然接到黃泗浦遺址考古發掘工作人員的報警電話,稱在遺址發掘處有人偷走了剛發掘出來的文物。

經進一步偵查,原來這個名叫丁大斌的中年男子系張家港當地人,自小痴迷各類古玩,對各地古跡的訊息也頗為關註。一天在瀏覽某論壇時,丁大斌無意間獲知張家港黃泗浦遺址正在發掘的消息,這“天大的喜訊”簡直讓他高興壞了。他連夜做足功課,第二天午休時便驅車趕去一探究竟。